极速北京赛车群

qq个性签名  qq伤感签名  qq情侣签名  qq搞笑签名  非主流签名 

您现在所的位置: 首页 - 非主流 - 非主流意境 - 正文

中国博士生在美自杀,导师曾称最不喜欢学生拒绝我正文

类别:非主流意境 | 点击: | 日期:2020-06-01

中国博士生在美自杀,导师曾称最不喜欢学生拒绝我

  陈慧祥

  “我以后的生活会生不如死,完全进退两难。我反复考虑到了所有情况,觉得真的无路可走。”

  作出自杀决定后,30岁的在美华人博士生陈慧祥设置定时邮件,分别发送给自己的父母、导师、挚友和实验室的同学,留下他最后的一段内心独白。

  遗书中,他直指在自己即将发表于业内顶级会议的论文中,数据漏洞百出,难以自圆其说,而导师不同意撤稿。

  美国时间6月13日,陈慧祥被发现在学校实验室楼中自缢身亡,并留下一张纸条,暗示他的华人导师可能存在学术不端的行为。

  美国中文网披露的邮件截图显示,导师李涛对陈慧祥的逝去表示“悲痛、震惊和惋惜”。但他称,事发时自己在国内,对此并不知情,并对网上攻击他的言论表示强烈谴责。

  校方新闻发言人Steve Orlando在接受媒体采访中回应,在死者遗体发现当日,学校已经开始着手调查。

  北青深一度记者多次尝试联系李涛,截至发稿,尚未得到回复。

中国博士生在美自杀,导师曾称最不喜欢学生拒绝我

  佛罗里达大学官网对导师李涛的介绍

  “我要自杀了”

  6月13日清晨,位于美国南部的一所知名高校佛罗里达大学,警方在ECE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的实验楼内,发现中国籍在读博士生陈慧祥的遗体。此时,距陈的朋友们发现他失踪已经过去了近一天。

  中英双语的寻人启事中写道,陈慧祥身着红色帽衫,黑色长裤,黑边眼镜,6月12日早晨10点左右于学校所在城市盖恩斯维尔消失,如有线索,请尽快联系。

  失踪前一天晚上,好友王一林的微信突然弹出陈慧祥视频聊天的邀请。20多分钟的对话中,陈慧祥提及要自杀。

  在美国另一所大学就读,如今已经留美工作的王一林认识陈慧祥十余年了。他们共同在的小群里,大家都是“话痨”,每天无话不谈。而一旦涉及负面情绪,陈慧祥不愿在群里说,他习惯选择一对一交流。

  当时,陈慧祥脸色很差,胡子也没刮,“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绝望”,独自待在一间没有窗户、挤满了超级计算机的机房内工作,与主要的实验室隔开。

  因为论文的压力,陈慧祥总是心神不宁,晚上睡不着,早上很早又会醒来,王一林说,“他最后是一种很不正常的状态。”

  失踪前一周左右,陈慧祥还发了一条很丧的朋友圈,后来删掉了,“不想朋友担心吧,他是那种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人。”陈慧祥的本科同学杨铭称,最近两年,他们的联系不那么频繁了。

  看到朋友状态比较消极,杨铭主动私信陈慧祥询问缘由。他回忆,陈慧祥当时很不自信,简短的聊天,紧紧围绕着那篇进展不顺的论文。

  “导师擅长画大饼,实验还没做完就又接到导师安排的新任务,跟他说论文设计有问题,但导师让自圆其说……”陈慧祥向老朋友大致诉说了自己遇到的困扰。

  王一林第一次接收到陈慧祥想要自杀的信号,是案发一个多月前的事了。他当时尽最大的努力,一直抚慰陈慧祥的情绪:不断开导、劝他找心理医生、告诉他付出生命的代价不值得。

  王一林无奈叹气,找心理医生的作用可能也不明显,“虽然我们都努力了,但是你要知道有很多人,他决定了一件事你是拦不住的。 ”

  但陈慧祥从未向朋友们透露过有关自杀计划的细节。北青深一度记者翻阅陈的网络痕迹,5月25日,他在某社交媒体上记录了体验上吊的感觉。他将弹力绳悬挂在风扇上,发现“滋味儿没那么好受”。他形容自己还是挺“贪生怕死”的。

  事后,名为“Huixiang Voice”的账号逐渐在网络平台上披露疑似陈慧祥与匿名者的微信聊天记录。陈的哥哥告诉北青记者,该聊天内容是陈慧祥与其朋友的一些交流记录。

  其中一段截图中,陈慧祥称,当地时间6月6日,他在远离实验室的地方和导师李涛大吵一架,“差点叫警察了”。他称导师坚持不同意撤稿,“如果我要是毁了他声誉的话,他会弄死我。”

中国博士生在美自杀,导师曾称最不喜欢学生拒绝我

  陈慧祥生前和朋友的聊天记录

  师生意见不合的中标论文

  去年12月,陈慧祥在很短的时间内写就一篇有关人工智能加速器的论文,并向ISCA(计算机体系结构国际研讨会)投稿,被该计算机体系结构顶级会议之一成功选中。论文由李涛指导,四人合著,陈慧祥是第一作者。

  ISCA官网中的时间表显示,投稿者需要在去年的12月3号提交论文摘要,12月7号完成初稿。今年1月底,会议公布第一轮的入选结果,3月中旬正式公布中选论文,5月底定稿。

  陈慧祥在遗书中称,在实验过程中他发现,得出的结果和论文最初的设想不一致。他与导师主动坦承论文的设计和数据等方面存在问题,李涛却让其自行解决。

  一切试图修正论文的努力无果,陈慧祥认为推倒重来是唯一的解决办法,但来不及在截稿日期之前完成。

  据其和好友的聊天记录,陈称,为了自圆其说,只能尽力做出一点类似的可靠数据。陈慧祥曾告诉多位好友,他反复申请撤稿却遭导师的拒绝,“他认为论文符合发表标准”。

  据报道,陈慧祥离世后,导师李涛依然带着这篇被陈慧祥断定“问题很明显”的论文,前往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,在6月24日的ISCA会议上发表演讲。

  不针对此次事件,只谈技术问题,美国一所知名高校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教授钟孝峰(化名)强调,“在各个科研领域,不仅是计算机架构领域,通常审稿人不会对论文进行实验结果复盘,因为每篇文章都这样做的代价太大了。”

  而审稿人在审阅的过程中会基于文章的叙述,评估假设是否合理,设计是否新颖,实验所考虑的条件是否全面、结果是不是显著,对于结果和数据的分析是不是逻辑自洽。

  钟教授指出,数据造假和数据错误是两个学术概念。错误的数据源于科研认知不足,一般通过深入研究逐渐发现并修改,而造假的数据是“很严重的学术不端”。一旦被认定是造假,科研人员的学术声誉将会受到极大影响,甚至学术生涯可能就此结束了。

  芝加哥大学一名计算机科学系的教授同样表示,论文故意造假的情况非常罕见,一旦被发现,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,最坏的情况是,终身教授会失去其终身职位并被学校开除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网友评论     无需注册 即可发布评论留言
主页小编 :如果你认为本站不错,请大家把(主页)告诉给你的朋友哦!
匿名评论
Copyright © 2020极速北京赛车群 版权所有